一双白色的球鞋

#媒体人周刊#

“哥哥,我好饿,睡不着。"妹妹在被窝里轻声说着

哥哥也睡不着,饿的头昏眼花想睡却又睡不着,肚子里咕咕直响,但还是打起精神安慰妺妹:“小翠,睡吧不早了,明天早上哥哥去给你捉鱼吃。"

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西北某地农村一对兄妹的夜晚对话。哥哥小峰十五岁,妹妹小翠十二岁。

爸爸几年前上山砍柴时坠崖去世,妈妈今年也因病撒手西去,留下这一对苦命的兄妹和五只羊。

没了爸爸妈妈的照料,俩未成年的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,靠着年近七十的大伯时不时接济着,每个月乡里也有些救助。

在那刚刚实行农田责任制的年代,吃饱肚子是所有农民的渴望,包括这对正长身体的兄妹俩。

但身小力弱的他们,一边要读书一边要放羊,也根本干不了农活。

学校免除了他们的一切学费和书本费,乡里也每个月接济他们2元钱,就这样勉强度日。

每斤米要0.13元,2元钱根本就不够兄妹俩吃,只能每顿喝着照见影子的稀粥,要不是大伯经常接济,他们恐怕早就饿死了。

哥哥小峰每天早上都挤羊奶,却舍不得喝,除了给妹妹一小碗之外,挤的奶都挨着村里转悠着卖,每天能卖上七八分钱。

村里谁家都有羊,也都有羊奶,买他的羊奶其实是在变相的接济他,再说那年月又有谁能喝得起羊奶呢!

那天小峰从乡里领了2元救济钱回家,妹妹小翠小声地跟哥哥说:“哥,学校要开运动会,要我们都穿一样的球鞋。“

小峰很为难,这两块钱是自己和妹妹这个月的饭钱,买了鞋,后头的日子怎么过?

妹妹那双充满企盼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,让他想起妈妈“一定要好好照顾妹妹”的临终嘱托,小峰爱怜的拍了拍小翠的头,说道:“好,哥哥这就给你去买。”

星期天的早上,小翠开开心心地跟着哥哥来到镇上,买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。那鞋面上打着两排扣眼,还穿着一根长长的鞋带,白色的布面白色的鞋帮,好看极了,小翠捧在手上爱不释手。

回到家小翠还在用手摩梭着那双心爱的白球鞋,小峰却在忧心着这个月的粮米——妹妹还小,不知道什么是愁啊!

一双球鞋1.56元,还剩下4角多钱,这个月怎么过?大伯家里也一大家子人,总去要吃的,小峰觉得大伯也很为难,那就自己再省一省吧,只不能叫妹妹饿肚子。

一天中午,小峰烧好了午饭,用碗盛了给小翠,自己却没有吃。小翠奇怪地问道:“哥,你怎么不吃啊?”

“哦,哥刚吃过了,你吃吧!"小峰答道。小翠带着疑惑的眼神望了望哥哥,说:“哥,我给你一点吧,你一定没吃。"小峰望了望小翠碗里的稀粥,说道:“没事,你吃吧,我去看看羊儿。”

不一会儿,小翠吃完饭,就到门外去找哥哥。四下里没找到,她想哥哥可能在大伯家,就往大伯家走去。

经过羊圈的时候,小翠忽然发现,哥哥小峰在羊圈里,正在抓起喂羊的草在吃。

“啊,哥哥,你在干嘛,你干嘛在吃羊草呀?"小翠一下哭了起来:“哥,是不是我买了球鞋,咱们没钱买吃的了,你才来吃这个?哥,呜呜呜……”

小翠哭的很伤心,很难过。

小峰放下手里正在吃的羊草,转身抱住妹妹:“小翠,哥没事,哥只是想尝尝草是什么味道,没事的。"

小翠仍然哭,说道:“哥,我把鞋退了,把钱拿回来,好不好?”

小峰摸了摸妹妹的脸蛋,说道:“傻妹妹,买来的东西哪有退的,再说,你不是很喜欢吗?只要你喜欢,哥吃什么都高兴。"

几天后的下午,小峰放学后在往家赶的路上突然晕倒在地,一道回家的几个同学急急忙忙七手八脚把他抬到了赤脚医生家里。

那个年代没有私人诊所的说法,各村都有一两个临时医生,平日里帮乡亲们看看头疼脑热的小病之类的,称为“赤脚医生"。

医生也了解小峰兄妹俩的情况,认真的给他诊视后,心里也难过,告诉已经醒过来了的小峰:“伢仔,你没病,这是营养不良再加上饿的,好好吃点东西就会好起来的。”

说完话,让小峰躺在床上休息,其他的孩子看看没事也就都走了。

小峰很虚弱,躺在床上肚子饿的很难受,正这时,医生拿来几个大白馒头和一小碟咸菜来了:“伢仔,吃吧,我家也没什么好吃的,将就吃一点吧!"

简简单单的几个馒头,对小峰来说,那是做梦都想吃的好东西。刚拿起馒头来,他又不舍得吃了:妹妹这时候恐怕还没吃上晚饭呢,这些好东西应该让妹妹吃。

正在这时,听到小峰同学报信的小翠哭着进了医生家,一下扑到哥哥身边道:“哥,你怎么了,你怎么啦?”

小峰见妹妹来了,抓起馒头就往她手上塞:“小翠你吃,馒头呀,快吃。哦,哥没事,不要紧,歇会儿就好了,你快吃呀。”

兄妹俩推推让让的把几个馒头和咸菜吃了个干干净净。然后按医生说的,小峰必须要休息一会才能回家,小翠也就趴床边上,都睡着了。

一直睡到快半夜,医生唤醒了他们。小峰睁开眼就看到妹妹在旁边,赶忙下床说:“叔,谢谢你!小翠,我们回家吧。”拉起小翠就往家里去。

趁着月色到家了,想起羊还没放,这时侯天黑放不了那就赶紧喂点草吧,谁知来到羊圈旁,却听不到羊的叫声,羊圈的门也开着——羊被人偷了。

小翠一下大哭起来:“哥,羊没了,羊没了,一个都没了。”

小峰傻了,这五只羊是妈妈去世的时候留给他们的,平常挤点奶去换点钱过日子,准备到年底的时候卖一只,给妹妹买身新衣服,还有她喜欢的画画的颜料什么的,再割点肉包一顿饺子过年……

现在,这些梦想都落空了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?

回到屋里,小峰扑通跪倒在爸爸妈妈的遗像前,一向坚强的他哭了:“爸爸,妈妈,我们真的活不下去了,我没用,没本事照顾好妹妹。爸爸妈妈,我对不起你们,我们实在活不下去了……”

第二天早上,一夜没睡的小峰早早的起床了,把家里剩下不多的面粉都倒在盆里,准备跟妹妹吃完后自己就不上学了,去讨饭。自己吃点苦不打紧,一定要让妹妹有饭吃。

他在灶下烧火的时候,妹妹起床了,去了屋后的大伯家。

大伯听小翠说羊被偷了,眼睛也湿了,粗糙的手抚摸着她的头说:“伢仔,你们的命,太苦了。这遭报应的小偷啊!”

送走妹妹去上学,刚准备岀门去讨饭的时分,大伯来了,肩上扛着半袋面粉。

下午,生产队长和几位叔叔婶婶来了,一角两角的凑了些钱给他:“小峰呀,带妹妹好好过日子,该念书还去念,考上大学走出这穷山沟子,给你爸妈争口气。”

自那以后,小翠再也没有穿过那双白球鞋,洗涮的干干净净,用纸包着放在床底。

四年后,小峰考上了西北某著名的大学。那时的大学,管住宿还每个月都发钱和粮票,而且还把户口从农村迁到城市,“吃商品粮"成为了城里人。

临走的那一天,小峰把妹妹托付给大伯:“大爹(地方称谓),小翠就麻烦你照顾了,等我挣钱了一定回来。小翠,你好好念书,以后也考大学,我们好好报答大爹。”

小翠送哥哥一程又一程,心里万般不舍,眼睛哭得红红的。

30年后的一个清明节,已经儿孙满堂的峰,带着一大家子开车几百公里回到了曾经的故乡,来到了爸爸妈妈和妹妹的坟前。

当年就在小峰上大学走了后,小翠见不得年迈的大伯佝偻着身子还在田间劳作,也想着挣点钱寄给上大学的哥哥,一咬牙她辍学进了一家私人煤矿,跟着一帮大老爷们下井挖煤去了。

有道是“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"。挖煤没多久,小翠遭遇了矿难,在井下再也没能上来。

每每想起妹妹的死,想起从大伯手里接过的那双白球鞋,这些年来峰的心里都一阵阵的痛。

跪在父母的坟前,峰泪流满面:“爸,妈,我对不起你们,没有照顾好妹妹……”

来到小翠的坟茔,把那双已经发黄破旧的白球鞋放在坟前,峰双腿一屈长跪不起:“小翠,我的好妹妹,我可怜的妹妹呀,哥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呀……”

旷野空寂,朔风呜咽,只有三只蝴蝶在坟前盘旋飞舞,久久不愿离去……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