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散文”一双白布鞋/周岩黑龙江佳木斯作家作品集

小的时候,我的家很贫困,一到六一参加学校组织的大型团体操表演时,我不得不向邻居家的姐姐借白布鞋穿。

为了能借到白布鞋,我还得帮邻居家的姐姐干活儿,比如扫地、拎水、割猪草……干得好,邻居家的姐姐会很高兴地把一双发黄的白布鞋递到我的手上。干得不好,邻居家的姐姐就会翻着白眼,赌气囊塞地把白布鞋扔到我的身边。

回到家以后,我就开始把白布鞋浸泡在水里,并在水里放上一些洗衣粉。大约过了半小时,我开始用软毛刷蘸着牙膏,小心翼翼地刷鞋。先刷外面,再刷里面。边边角角,我都仔仔细细地刷了一遍。然后我又把白布鞋放在清水里投了几遍。为了让白布鞋更洁白,有时候我还会在清水里挤上一滴天蓝色的钢笔水。据说那样刷出来的白布鞋,才瓦蓝瓦蓝的。这个原理,有些像刷白墙时,往里面放几袋洋兰,不仅能增白,还能抗脏。等到水变得清澈透明了,我才把白布鞋捞出来,淋干水分,并用白色卫生纸,把白布鞋包起来。最后把白布鞋放在阴凉的地方晾干。等到团体操表演的时候,我穿上雪白的布鞋,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。可是借来的白布鞋有些大,我就会在里面垫上两副鞋垫。我穿着并不合脚的白布鞋,却能做着整齐划一的团体操,我的脸上仍然堆满笑容。

表演结束以后,我又会把白布鞋从里到外,认认真真地刷一遍。当我把刷得洁白如新的白布鞋还给邻居家的姐姐时,她还夸奖我刷的白布鞋和新的一样。听了姐姐的夸奖,我更增强了将来自己一定要拥有一双新的白布鞋的愿望。后来,邻居家的姐姐长高了,她的脚也长大了。当她把一双刷得洁白的布鞋送给我时,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。这就是物资匮乏时期,人与人之间最简单,最纯粹的支持和帮助吧!穿着邻居家大姐姐送给我的白布鞋,这回我再也不用垫两副鞋垫了,因为我也长高了,我的脚也长大了。直到后来那双白布鞋“罢工”了,我才穿上了妈妈给我买的崭新的白布鞋。妈妈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么多年,净让你向别人借白鞋了。这回好了,咱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,有钱给你买了。再过六一儿童节表演节目,你再也不用向别人借了。”我连忙对妈妈说;“没事的,没有新的白布鞋,我不也跑得很快,我不也表演得很出色吗?”说完,我就高高兴兴地穿着新的白布鞋,跑着向邻居家的姐姐“炫耀”去了。

如今我们的日子过得比蜜还甜,想要吃的,随处可见;想要穿的,应有尽有;想要用的,五花八门。可是儿时对过六一儿童节的盼望,对一双白布鞋的渴望,还有对父母能陪伴我过一次六一儿童节的希望,却永远镌刻在美好又纯真的记忆里。

周岩,佳木斯市作家协会、黑龙江省诗词协会会员。作品散见《林海回声》《七星峰》,以及《佳木斯日报》《三江晚报》《黑龙江林业报》《意林》等报刊,并多次获奖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