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的青春不迷茫?一双留在记忆中的帆布鞋

“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里枯木又开花,半生存了好多话,藏进了满头白发”时间都到哪里去了,是呀!时间都到哪里去了?

昨晚又梦到了,小时候生活的那个老院子。有哥哥,爸爸,妈妈和我,还有院子里面的那棵大山楂树以及山楂树下面的那五、六只鸡。

提起那五六只鸡,便让我想起了人生中第一次跟妈妈顶嘴闹别扭的事,让我至今也难以忘怀。

记得那年是93年,在外地大城市生活的舅舅,来看望几个姨妈,自然也来到了我们家。呆了几天后,舅舅跟我爸妈说,要带我去他们家住一段时间,让我妈帮我收拾一下。

我听到这话时欣喜若狂,因为在这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出过门,更何况是省城的大城市呢!这使我一整夜都没有睡着觉,第二天便早早地自己起来收拾东西。可收拾来收拾去,也只有几件旧衣服,没一件像样的衣服,这也到罢了,虽然旧点,但至少还没有破,还能凑合着穿。但是脚上只有一双鞋,一边一个小窟窿,虽然没有破,但是也太扎眼了。于是,当下只有13岁的我就自己跑去街上的小百货部里面,看看有没有买鞋的。

由于我家住在一个小村镇里面,只有五六个小商店。我挨门挨户地看了一下,便看中了其中一家的一双蓝色的帆布鞋,我问了一下价格,卖货的大妈说20元钱,我又试着问了一下,能不能再便宜一点?卖货的大妈看我是小孩,就让我去叫家长,让家长来买。

无奈,我只好回家去跟妈妈说,我的这双鞋已经很破了,如果要去舅舅家的话,会很难为情的,我要买一双新鞋。

妈妈听完后,愣了一下,对我说:“要买鞋?等我上街去问一下一双鞋是多少了的吧。”听了妈妈这话,我赶紧兴奋地告诉她,我已经问过了,20元一双,我以为妈妈要给我买呢。结果妈妈一听要20元一双,愣了一下,对我说:“要不你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,我给你补补吧,反正是黑料子做的,再找点黑料子,把那个洞补起来,应该也看不出是补过的”。

我一听顿时急切的对妈妈说:“我长这么大了,好不容易出一次门,还让我穿一双破鞋。到舅舅家去,表姐、表弟还不把我笑话死。不要!就不要!我就要买一双新鞋!”我带着哭腔第一次跟妈妈大声说道。

妈妈看了看我,声音略高地对我说:“还有去年你穿过的一双半新的布鞋,我去找找看能不能穿上,要穿上了,咱就不买了”。我一听,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,大声对妈妈说:“不行,我就要去买那一双蓝色的帆布鞋”。妈妈一听,也生气了,大着声对我说:“不听话你就不要到你舅舅家去了,怎么这么不懂事的孩子”。我一听也负气的对妈妈说:“不去就不去!谁稀罕去呢?”于是头也不回的,从家里面走了出来。

我越走越难过,越哭越伤心,于是就躲到小爷爷家,后墙边的草垛里。哭着哭着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,一觉醒来,天都要快黑了。我揉揉眼睛,向家的方向走去。还没走到家,就听到哥哥在大声说:“你干嘛去了?你知不知道全家人都在使劲找你?爸妈都急坏了!”

我愣了一下,听到动静的爸爸妈妈都立刻出来了。妈妈说:“你这死孩子,脾气咋就这么倔呢?”爸爸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!不要再责怪孩子了。”快回家吧。

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我惊喜地发现,旁边放着一双崭新的蓝色的帆布鞋。妈妈看到我的反应,笑着对我说:“你爸爸今天早晨早早起床,去卖了四只鸡,给你和你哥哥一人买了一双鞋,快试试吧!还剩一只公鸡留着打鸣,一只母鸡留着下蛋。”

听到这些话,我惭愧地低下了头。那双鞋我一直小心翼翼地在穿,直到后来穿不上为止。

时光在流逝,从不停歇;万物在更新,而我们走过少年、青年,己经到了不惑之年,也已经为人父母。感谢父母,能在生活那么艰难的情况下,包容自己的孩子,满足他们的心愿;能在没有任何文化的前提下,用行动作出理解孩子的行为,并没有责骂孩子。这也是长大后为人父母的我们需要学习继承的地方!#愿孩子慢慢长大#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